企业如何有效追债,恶意注销公司如何追债?

每经记者 张静 发自西安

一、企业年底如何有效追债

建设银行陕西省分行,除了与陕西省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民事官司,亦被卷入“倒卖金融许可证”的刑事案中,更被陕西信合代理律师律师赵振凯举报涉嫌私设3600余万元“小金库”。

图片 1

针对举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国家审计署西安特派办已完成调查称,不能认定陕西建行的“小金库”。对此,记者亦向西安特派办进行求证,其相关人士称,回复意见确为审计署西安特派办的文件,但并不清楚具体由谁经办。

1、依法收集债务公司虚假出资或者抽逃出资的证据

同时,赵振凯告诉记者,与陕西建行的债务纠纷,陕西信合亦准备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申请书,将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清算组、开封国有资产管理公司 (以下简称开封国资公司)、开封市财政局三方追加为被告。

(2)向债务公司注册地工商部门调取该公司注册登记资料及其全部内档资料,查清债务公司的股东及注册验资帐户及开户银行。要取得这些证据,通过代理律师就可以直接到工商部门调取。

审计署回复“小金库”事件

(3)向债务公司注册验资时的开户银行调取注册资金被取走的相关凭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上述举报为国家审计署所受理,且国家审计署西安特派办已完成调查过程。

要实现这一目的有两个途径:

赵振凯提供给记者的西安特派办的《关于对举报陕西建行私设“小金库”事项的回复意见》显示,律师赵振凯所举报的有关资金账户现为开封信托清算组所有,不能认定为陕西建行的“小金库”。

一是通过依法起诉该债务公司,在诉讼中将该债务公司的股东一并作为被告,同时在诉讼过程中通过代理律师(必须是执业律师,其他非执业律师代 理人不具备资格)向法院申请调查令,然后向该债务公司注册验资时开户银行调取注册资金的去向凭证,复印注册资金被取出的相关凭证,并让银行加盖公章予以确认。也可以直接申请法院到该债务公司注册验资时开户银行调取注册资金被取走的相关凭据。

该回复意见还称,“由于开封信托投资公司西安证券部历史情况复杂,且相关事项涉及民事诉讼,清算工作尚未结束,具体情况建议赵振凯向开封市政府了解。”

二是在诉讼过程中不提及调取该债务公司虚假出资或者抽逃出资的事宜,待案件胜诉后,在申请强制执行过程中通过代理律师申请法院开具调查令或者直接申请法院调查取证。

尽管陕西建行不承认上述3600万元归其所有,但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调查,并获取的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与陕西建行方面签署的数份“阴阳协议”显示,开封信托西安证券营业部实质归属于陕西建行。

2、通过民事、行政、刑事的手段来实现债权

赵振凯对此亦表示,开信西安营业部当初是假卖,所有权仍为陕西建行,并未转移。按照证监会文件要求,陕西建行应在补足挪用的股民保证金和违规拆借的资金后,才能转让开信西安营业部,既然账户是开封信托清算组的,建行为何当时要补5700万元的股民保证金。

通过上述方式进行调查,取得了债务公司虚假出资或者抽逃出资的相关证据后,采用如下三种方式实现债权:

拟追加利害关系方为被告

(1)、依法追加该债务公司的股东为被执行人,直接执行该债务公司股东个人的财产来实现债权。

源于2.8亿元的一笔旧账,陕西信合与陕西建行13年间纷争不断,双方多次对簿公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0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 独立地位或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因该债务公司股东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给债权人债权的实现造成 了损害,则该股东在抽逃出资或虚假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几番追讨债务无果后,陕西信合方面决定将债务纠纷中的相关涉事方,开信清算组、开封国资公司、开封市财政局三方亦追加为被告参加诉讼。

(2)、通过协商谈判解决。以该债务公司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构成刑事犯 罪,同时还要承担行政罚款的责任相逼迫,迫使其偿还债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159条规定,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 重情节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假出资金额或抽逃出资金额2%以上10%以下的罚金;

记者获取的赵振凯提供的《追加被告申请书》显示,根据建行西安市分行城中支行与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分别签订的《证券营业部转让合同》和《补充协议》,开封信托作为西安证券营业部名义上的所有权人,因此予以追加。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00条、201条规定,公司发起人、股东虚假出资或者抽逃出资的由公司登记机关执令改正,处以所抽逃出资金额5%以上15%以下的罚款。债务公司将受到工商部门的行政罚款,其股东还会承担刑事犯罪的责任。迫于这种情形“ 空壳”公司一般是会偿还债务以息事宁人的。

对于开封国资公司被追诉的原因,上述申请书则表示开封国资公司的注册资本及其他资产均为开信清算组原有资产,根据“债随资走”原则,其对开信清算组债务负有清偿责任。且其成立之初目的及最初经营范围明确了清偿开信清算组的债务,应予以追加。

(3)、如果通过协商的方式还不能实现债权的话,径可向工商部门、公安部门举报让其承担相应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迫使其偿还债务。一旦债务公司股东构成刑事犯罪,为减轻罪责,争取从轻判决,我想其会主动还清债务,以争取在刑事上从轻处理的。

此外,对于开封市财政局,上述申请书则直指其作为开封国资公司唯一大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对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债务的清偿责任删除,逃避债务,应对案件中所涉及的开封市信托投资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二、恶意注销公司如何追债

“追加以上三方为被告,是因为它们与案子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也是诉讼程序上的要求。”赵振凯表示。

1、查明被注销公司股东是否存在出资不实或虚假出资的情形,由此决定是否可以要求其承担清偿责任。

赵振凯向记者透露,与陕西建行的债务纠纷案仍回归到诉讼程序,案子正在由陕西省高院发回西安中院重审的过程中,陕西信和正在向西安市中院递交追加被告的申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规定,以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或者土地使用权出资的,应当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股东全部缴纳出资后,必须经法定的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证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上述情形,亦致电陕西建行法律事务部总经理许海燕,但未得到回复。随后,记者向该行公关宣传部门留下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未能收到回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人承担责任。

企业的投资者作为清算主体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未达到企业法人注册资金法定最低额,且企业诉讼时自有资金亦未达到企业法人注册资金法定最低数额的,应认定为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应由清算主体承担清偿责任。

依据上述规定,如果被注销公司的股东存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的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要求股东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人承担责任。可以要求人民法院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

需要说明的是,“开办单位”这一概念虽然用的是“单位”,但作为投资者来理解,也可以指投资的公民个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办公室《人民法院执行实务》的说明,个人欠付注册资金的,也应按照开办单位来处理。

股东为逃避债务组成的清算组,在诉讼程序启动后,不履行将已申请注销事宜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告知的法定义务,恶意注销公司,故意给债权人造成损失,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公司法第193条规定,清算组在清算期间行使代表公司参与民事诉讼活动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也规定,对于涉及终止的企业法人债权、债务的民事诉讼,清算组以自己的名义参加诉讼。

同时意见还规定,以逃避债务责任为目的而成立的清算组织,其实施的民事行为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61条规定,民事行为被确认无效后,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传世SF对方因此所受的损失。

清算主体在工商登记机关注销企业登记时,承诺对企业遗留的债权债务负责的,或表示企业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而实际并未清理的,清算主体应对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

依据公司法的规定,清算组成员应当忠于职守,依法履行清算义务。清算组成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公司或者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71条则进一传世SF步明确,“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的规定,执行中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被撤消的,如果依有关实体法的规定有权利义务承受人的,可以裁定该权利义务承受人为被执行人。”

由此可以看出,为逃避债务,隐瞒已开始注销公司的事实,不以已经成立的清算组的名义应诉,不履行将已申请注销的事宜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告知的法定义务,在工商登记机关注销企业登记时,同样隐瞒正在进行的诉讼,谎称企业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骗取了注销登记。

对此以逃避债务为目的,故意给申请人造成的损失,应由以上被注销公司的股东(清算主体)依法承担清偿责任。

2、债权人可以要求法院执行机构直接裁定变更被执行人,由股东承担清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83条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71条至274条及本规定裁定变更或追加被执行主体的由执行法院的执行机构办理”,人民法院执行局(庭)应依法直接裁定被注销公司的股东为被执行人,由其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

 

本文由福建快三走势图发布于福建快三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企业如何有效追债,恶意注销公司如何追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