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火气太大 生活好了为何戾气更重?

受访专家: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于海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原所长 张侃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央国家机关职工心理健康咨询中心主任 祝卓宏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于海

经济发展,科技进步,这让今天的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人们本以为这就意味着精神的富足、思想的丰满和内心的幸福,但在年轻人的精神世界里,却出现了一种怪现象——空心病,这些“患者”自我否定、抑郁空虚、信仰缺失。他们在年轻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极其脆弱、亟需帮助的心。对此,本报记者采访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为“空心病”号脉诊断。

儒家经典倡导“礼之用,和为贵”,“和”成为中华民族优秀的品格。而在今天,这团和气的春风却被人人身上看不见的利刺所刺破,频频发生的暴力恶性伤人事件,让社会上充斥着紧张的戾气。

何为“空心”一代

生活好了,戾气却重了

一位专业能力极强、性格很好的学生,在尝试自杀未遂后,曾写下这段话:“我原来还站在一块极其不稳定、随时可能四分五裂的小岛上,但至少心里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原来的地方是不对的,就变成了在茫茫大海上漂泊,看不到陆地,时不时感到恐惧。”原本该朝气蓬勃的年龄,却发出如此忧郁的感伤。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东晋文人陶渊明描绘了古时的“世外桃源”,简单而充实。在几十年前,我们没有电视、手机,也没有网络互联互通,茶余饭后,邻居们坐在一起聊聊天,你家帮我家挑挑水,我家给你家借袋盐……人们信奉“远亲不如近邻”,邻里间关系和睦,家庭欢歌笑语;几十年前,我们的生活简单而惬意,虽有些贫困,但依然彼此信任。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指出,年轻人中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心理状态,有的人迷茫,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又将去向何方;有的人放荡,甚至吸毒;也有的人唯我独尊,拒绝承担责任;还有的人追求绝对自由,藐视一切社会秩序……这些都是当代年轻人“空心病”的表现。在物质世界极大丰富与精神世界极度空虚的强烈反差下,“空心病”显得尤为严重。于海指出,这一现象,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同样面临社会转型的西方,出现的“垮掉的一代”类似。

如今,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信息高速路让“天堑变咫尺”,人们不再为生存发愁,也不再因距离而减少联系。但令人遗憾的是,人们的关系却疏远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降低了,甚至多了些敌视。在家中,各自玩着手机、电脑,几代人之间偶有谈话,有时也会因意见不合,不欢而散;在公司,每个人都信奉着言多必失的金科玉律,生怕多说一句话成为别人把柄,影响自己职业生涯;在路上,人们不再礼让,开车抢道,坐车抢座,一言不合就可能大打出手。因小摩擦导致的口角、恶性伤人事件更是屡见不鲜。

“空心病”折射社会问题

这种戾气就像一根刺,既刺伤自己,也戳中他人。人人将自己身上的“刺”竖起,彼此保持距离,互不侵犯,稍有触碰,互骂和暴力成了人们发泄心中怨气的途径。在将自己的不幸和怨气转嫁给他人的同时,社会中的戾气也越来越重。

于海认为,年轻人是社会的影子,他们的空心病,不单单是他们自身的个人问题,或者家庭问题,更是社会问题。

人人是戾气的始作俑者

功利主义盛行。于海表示,年轻一代表现出来的诸多心理问题,折射出当今中国社会普遍缺乏核心价值观,在道德建设上存在一些问题。改革开放后,社会的迅速发展使得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巨大提高。然而,这种巨变中,社会意识形态的塑造落后于经济发展,导致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和投机主义的盛行,经济收入成了衡量社会地位和个人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这种情况下,如果父母未及时引导,则易出现价值观缺失、精神空虚和自我怀疑的问题。

缺乏健康的社会价值观,是导致人际关系变差、家庭失和、恶性事件频发的主要原因,具体来说有如下因素:

孩子地位太高。独生子女政策虽已成为历史,但对中国社会造成的影响还远未消失。家庭结构的变化使得孩子在家庭中处于核心地位,他们获得了比上一辈多得多的物质、信息资源,但正因为这一切得到的更容易,造成他们抗压能力不强,内心脆弱,社会责任感欠缺等问题。因此,遇到挫折时,极易迷失自我。

长期处于慢性应激状态。改革开放后,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而这背后是中国人勤奋工作的结果,但也是这种勤奋使得国人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压力状态下。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原所长张侃表示,长期处于这种慢性应激状态,容易导致情绪浮躁、失眠,甚至导致思维上的短视,过分追求眼前利益,缺乏长远的规划,会因眼前蝇头小利而大动干戈。

教育重成绩,轻道德。教育的功利性也加速了青年一代的迷失。中考、高考这些量化的标准,几乎与一个人优秀与否划等号。在分数主导教育的社会中,素质和人格教育就显得微不足道。最后造成不少学生认为,人生的最大目标就是考上好大学,但考上后,却容易丧失目标。上大学没有用来完善自我,而是用旷课、打游戏等方式浪费光阴。

普遍缺乏规则意识。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表示,国人普遍缺乏规则意识,这使得人们盲目崇拜特权,既羡慕因特权带来的便捷,又憎恨特权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因此,我们会看到人们在对闯红灯、插队、加号等不文明现象深恶痛绝之时,又极力寻找着“违规”的机会,用特权来践踏公平,以求得自己的心理平衡。

让心灵更充实

缺乏安全感。张侃表示,社会的进步已经让我们脱离了最低级的生存要求,但当我们逐渐老去,发现我们的养老制度还需继续完善,更高层次的需求还难以全部满足时,内心的不安全感就会产生。家庭成员的聚少离多也是导致安全感缺乏的主要原因。于海表示,在农村,留守儿童大量出现,家庭长期的两地分离,都会加深不安感,孩子长期得不到父母双方的关爱也很容易产生心理问题,误入歧途。

减少“空心病”需从以下方面入手:

信息爆炸,难分真假。自媒体的崛起,以及网络媒体的疏于监管,让无数博人眼球的报道充斥媒体,特别是一些负面新闻,如老师性侵学生、患者砍杀医生、同学毒杀室友……各种危言耸听的报道充斥网络和移动端,更加重了这种不安全感,让人们始终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中,遇事冲动,反应过激在所难免。

首先,重点重塑价值观。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央国家机关职工心理健康咨询中心主任祝卓宏认为,治疗空心病,价值观培养是根本,它对人有非常重要的支持作用,一个人知道自己是谁,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就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从而发现生命的意义。

不懂得克制。古人云“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但多数现代人都不懂得克制和退让,“我要的现在就要”“我有情绪就要表达”这些都是不懂克制的心理。有时,即便是对方的错误,肆意的指责和辱骂也会导致对方心存记恨,诱发矛盾。张侃表示,不要因此而无下限地指责和谩骂,不卑不亢,有理有据,才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其次,家庭教育引导孩子健全发展。于海认为,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老师,也是孩子人格形成的塑造者,不要过分宠溺孩子,应注意培养孩子的德行,鼓励孩子多与同龄人一起玩耍,在游戏中学会尊重规则,懂得分享,理解别人,进而完善自己的社会互动能力。

消除心魔是关键

最后,学校教育注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祝卓宏认为,以分数为主要衡量标准的教育模式很容易抹杀掉孩子的兴趣。有些学校甚至为了便于管理,让学生留相同的发型、穿一样的校服,这些都会导致学生失去自我意识。祝卓宏强调,自我意识的塑造,能让青少年懂得自己是谁,并学会自我管理,懂得约束和克制。于海认为,讲大道理、大智慧在我国的学校中十分普遍,但小智慧、小道理才是促进他们成长的最直接的方式:如懂得爱护物品,友善对待其他人等,对从小建立孩子们的价值观有着重要的作用。年轻人要明白,失落、空虚只是暂时的,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寻找不同的目标,会给生活带来积极改变。

要想拔掉人们身上的刺,消除戾气,张侃表示,首先应努力营造安全感。国家应当建立健全养老卫生服务体系,消除人民在养老和看病上的顾虑;家庭成员应当经常聚会、沟通,增进了解;对每个人而言,学会自我放松,减少压力带来的紧张情绪将有助于拔出“戾气之刺”。

此外,社会应做好心理健康服务,企业和单位的领导应经常关心下属,同事之间也要多沟通,减少隔阂和误解。

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于海最后表示,消除戾气和特权应当先从家庭层面着手,教育和熏陶是关键。一家之中的长辈要做好榜样,以身作则,切忌强势独断。做出较大决定时,要尊重其他家庭成员的意见,通过“爱的教育”让孩子们保持初心和善念,而不是一心想要“拔掉别人身上的刺”。只有这样,人与人之间才会更多几分善意。

本文由福建快三走势图发布于福建快三健康,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人火气太大 生活好了为何戾气更重?

相关阅读